齿轮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齿轮钢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希腊债务精神胜利学者弃欧投俄是假象袍网

发布时间:2019-11-22 15:20:09 阅读: 来源:齿轮钢厂家

希腊债务精神胜利 学者:“弃欧投俄”是假象

在过去两个世纪中,希腊共发生了六起主权债务违约事件。在过去的192年中,希腊有90年在违约或者进行债务重组。目前,希腊的总债务更是高达3230亿欧元,据欧洲统计局数据显示,希腊政府债务与GDP之比接近175%。CFP图

“除非获得来自债权人的新一轮援助,不然就会在4月20日用尽现金”的希腊为了钱,煞费苦心。一方面,加紧与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谈判;另一方面,施展外交战略,试图“化缘”。

4月14日,希腊总统办公室发布一条消息,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应约同希腊总理齐普拉斯通电话,双方就推进比雷埃夫斯港项目的建设加强了沟通。在这之前一周,齐普拉斯在莫斯科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相谈甚欢,双方就天然气管道的建设有深入交流。

然而,与中俄高层的频繁互动,只是希腊外交的精神胜利法,无论是港口项目,还是天然气项目,对于眼下亟需现金的希腊,远水解不了近渴。

4月16日,信用评级服务机构标准普尔宣布,将希腊的主权信用评级从“B-”下调至“CCC+”,评级前景为“负面”。随后数小时,德国财政部长朔伊布勒(Wolfgang Schaeuble)趁势敲打:欧元区能够应对希腊的违约,市场已经“预料到了”希腊债务问题的所有可能结果,问题不会蔓延到其他欧元区主权国家。

敌人的敌人是朋友

齐普拉斯此时与普京交好,一方面,为经济发展赢得了更好合作伙伴;另一方面,增添了与欧盟谈判的筹码

4月8日,莫斯科,普京会晤到访的希腊总理亚力克西斯·齐普拉斯。从披露的照片来看,双方相谈甚欢。

齐普拉斯是去莫斯科“化缘”的吗?毕竟,希腊应该在4月9日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偿还4.5亿欧元的贷款。

不过,齐普拉斯明确否认了这样的猜测。他表示,希腊不准备向俄方讨要经济援助,而是希望能在农业、能源等多个领域与俄方展开合作。“希腊不是周游各国要钱的乞丐,不会请求这些国家帮助解决本国经济问题”。

此后,普京在新闻发布会上呼应了齐普拉斯的说法,“希腊没有向俄方提出任何有关经济援助的要求”。普京表示,双方已经达成共识,将努力恢复两国贸易增长的趋势。对于希腊感兴趣的“土耳其流”天然气管道项目,普京给出肯定答复:“希腊将很有可能成为主要的配送中心。”

俄罗斯是希腊最大的贸易伙伴国。但是因为俄罗斯对欧盟反制裁措施对希腊旅游业和农业影响较大,2014年俄罗斯与希腊的贸易额下降40%,其中,希腊对俄出口额为3.57亿欧元(约合3.85亿美元),比2013年减少12%。齐普拉斯表示,俄罗斯对欧洲实施的食品禁令等反制裁措施伤及希腊经济,造成“相当大的损失”。不过,他对俄罗斯此举表示理解。

就在齐普拉斯到访莫斯科的同一天,俄罗斯农业部长费奥多罗夫透露,出于对当前形势以及与个别国家关系的评估,俄政府正考虑解除对部分欧盟国家的食品进口限制,希腊是纳入考虑范围的3个国家之一。

暨南大学教授、察哈尔学会研究院吴非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齐普拉斯此时与普京交好一箭双雕。一方面,为举步维艰的希腊经济发展赢得了更好的外部条件与合作伙伴;另一方面,利用微妙的处境为自己增添了与欧盟谈判的筹码。”

生意上有互惠举措

俄罗斯拟修建通过希腊向欧洲供应天然气的输气管道,对收购希腊的某些资产也很感兴趣

齐普拉斯与普京的会晤有一定成效。

根据俄新社4月10日消息,俄罗斯和希腊近日将就天然气管道建设签署合作备忘录,拟修建通过希腊向欧洲供应天然气的输气管道。据悉,未来的天然气管道将起于土耳其和希腊交界处,途经部分前南斯拉夫国家,直通中欧。

俄罗斯《生意人报》则援引一位不具名的俄罗斯政府消息人士的话说:“我们准备考虑向希腊提供天然气折扣,还准备讨论向希腊发放新贷款的可能性。但我们也希望有互惠举措,尤其是俄罗斯对收购希腊的某些资产很感兴趣。”

该人士没有透露这些资产具体是什么,但俄罗斯媒体称,希腊的DEPA天然气公司可能是其中之一。国家铁路公司的股份以及雅典和塞萨洛尼基州的海港也是可能的目标。

在政治上从来都没有真正的朋友或敌人,有的则是现实利益的考量。“普京之所以乐意同希腊交好,自然是有利可图。”吴非指出,“包括希腊在内的欧猪五国出现债务危机,并不意味着在这些国家的投资就不赚钱了,尤其是在能源方面的投资。”

问题是,当前俄罗斯本身经济发展困难重重且外储被不断消耗的情况下,还有钱投向希腊吗?换句话说,投资希腊需要用到俄罗斯境内的资金吗?

“投资希腊根本用不到俄罗斯国内的资金。”吴非说,“俄罗斯寡头的资金从来都是大规模地集聚在海外的,目前披露的数据大概是1000多亿美元,实际可能更多,而其中大概有70%-80%的海外资金都在塞浦路斯。这些俄罗斯寡头们的游离资本除了放在塞浦路斯,也很难有其他去处。投资希腊无疑是普京可以利用这些海外资金的大好机会。这些海外资金通过投资希腊,然后以获利分红的形式回到俄罗斯,在俄境内就由原先的非法转成了合法。”

“弃欧投俄”是假象

欧盟显然意识到与俄罗斯之间需要一个缓冲带,希腊正可以充当这个角色

一边是僵持不下甚至是愈来愈紧张的关系,另一边则是不断升温的亲密。那么,希腊玩的“弃欧投俄”战术是否真的会打破欧洲“占线”呢?

在齐普拉斯抵达莫斯科前,欧洲议会议长舒尔茨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警告说,欧盟不能接受脱离对俄一致政策的行为,建议希腊不要因为与俄罗斯进行交易而疏远了欧洲的伙伴国,希腊不能破坏欧盟内部的团结。在他们看来,希腊与俄罗斯关系升温,意味着对欧盟的背叛。

不过,在吴非看来,事实可能并非如他们声称的那般。“虽然欧盟仍坚持对俄罗斯进行经济制裁,但是在这样的局面中,受伤的不仅是俄罗斯,欧盟承受的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后果。未来俄罗斯与欧盟之间的关系肯定是向着好的方向发展,欧盟显然意识到与俄罗斯之间需要一个缓冲带”。

“希腊则正可以充当‘缓冲带’的角色,一旦有了‘缓冲带’,欧盟领导人今后也就不必做出明显违背美国意志而亲赴俄罗斯与普京会谈的难事了。”吴非表示,“对于希腊与俄罗斯之间的这种亲密,欧盟其实不会反对,反而担心的是希腊担不起这样的政治角色,就怕‘恨铁不成钢’。”

值得注意的是,在新闻发布会上,当有媒体记者问及普京是否把希腊当成“特洛伊木马”,以加剧欧盟内部矛盾时,普京断然否认。他说:“俄罗斯不会力劝或强迫任何人做任何事。”

远水解不了近火

希腊债务违约风险概率已上升至50%-60%,退欧可能性为20%-30%

俄罗斯的项目固然可期,但眼下的债务危机迫在眉睫。截至5月,希腊需要分两期支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共9.5亿欧元的贷款,同时还要支付24亿欧元的养老金和薪酬。

汝州市旗袍价格

紧身旗袍厂家

瓦房店旗袍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