齿轮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齿轮钢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GNOME董事陈阳国外企业更注重开源贡献国内企业更多是拿来主义万芳

发布时间:2020-02-14 12:09:59 阅读: 来源:齿轮钢厂家

GNOME董事陈阳: 国外企业更注重开源贡献,国内企业更多是拿来主义-CSDN.NET

摘要:开源社区存在性别歧视吗?这是一个备受争议的话题,对此CSDN采访了GNOME基金会唯一亚洲董事、GNOME.Asia创始人陈阳。她表示自己从未感受到性别歧视,相反感受到了鼓励,开源社区一直在积极推动女性参与开源活动。

陈阳,曾就职于SUN公司,现为甲骨文高级工程师、2010-2011年曾任GNOME基金会董事、GNOME.Asia创始人,开源社区杰出女性、曾为亚洲开源社区做出过巨大贡献,积极倡导女性参与开源工作。因SUN结识GNOMECSDN:据我了解,您是在2008年创立了GNOME亚洲,能否谈谈您接触到开源社区的过程?陈阳:最初接触开源社区是因为工作,我2006年在SUN工作,而SUN的一些项目与开源社区有关系,比如我当时参与工作的Solaris桌面项目,它和许多开源社区都有直接关系,GNOME就是其中一个,所以从那时候就开始了解开源。CSDN:您2008年创办GNOME亚洲峰会是因为什么机缘巧合?陈阳:GNOME每年会在欧洲举办一次大型会议,GUADEC全称为 GNOME Users And Developers European Conference,2007年的时候在英国伯明翰举办。SUN中国工程研究院从北京派了五个工程师去参加此次大会,我们五个亚洲人坐在会场里面非常惹眼。当时GNOME基金会的董事之一Quim Gil 第一次在GUADEC上看到亚洲面孔,觉得很有意思,他说GNOME在欧洲发展已经有七八年的时间了,但亚洲一次也没有举办过。他邀请我们一起午餐,吃饭的时候大家就一起讨论是否有这种可行性,大家都觉得实现起来很有难度,因为亚洲人一般很少在国际大会上演讲,把大会开到亚洲几乎不可能,可是我回来之后,就一直想着这件事情,也给SUN管理层说了这个想法,并得到了他们的支持。从那以后就开始筹划,大约用了一年半时间,终于在2008年10月在北京第一次举办GNOME,后来也很自然地成立了北京GNOME用户组。开源社区并不存在性别歧视CSDN:是否有做过统计,现在开源社区里边女性有多少?陈阳:我现在有一个数据,在所有的软件开发者当中女性的比例是25%,在学生当中,跟IT相关的女生是18%,然后Google Summer of Code,女性的参与比例是8.3%,在开源社区当中是3%。如果具体到GNOME,那么以GUADEC与会人数为例,2009年女性参与比例是5%;2012年是 17%;2013年是18%。大会演讲者人数,2011年才4个,2013年增加到了10个。CSDN:在开源社区当中,您觉得还有哪些比较杰出的女性?陈阳:有非常多杰出的女性,如果你深入社区去了解,你会发现,在FOSS社区中,虽然女性的数量比较少,但大多数都在做影响力非常大的事情。举个例子,GNOME基金会前执行总监Stormy Peter就是一位女性。现任的GNOME基金会前执行总监Karen Sandler也是一位女性。 其他社区例如Mozilla基金会的执行主席Mitchell Baker 也是位杰出女性,所以你会看到,虽然女性的数量比较少,但是她们非常突出,影响力非常大。CSDN:您觉得在开源社区存在性别歧视吗?因为有人说开源社区,或者IT行业,性别歧视非常严重,去年Paul Graham一番话引发了很大的争议。陈阳:据我所观察到,或者我自己体会到的,我一点没有感觉到性别歧视,相反我觉得社区更多是在鼓励女性参与。比如上周末举办的一次活动,一名男性开发者带上了自己的夫人,一开始她说自己只是旁听,但我们就让她参与讨论,最后还分给她一个特别重要的志愿者工作。我们这些活动中,很多男性开发者会带上自己的女朋友、家人,甚至孩子。在跟GNOME欧洲社区的女性参与者交流中我也了解到,大概有80%的女性都是通过他们的男朋友或家人了解并进入到这个社区中来的,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 CSDN:除了男性的推荐,开源社区还采取了什么措施去鼓励女性参与?陈阳:比如Outreach Program for Women就是一个重要项目,现在做得越来越大,得到了GNOME基金会和其他各大基金会的支持。另外,GUADEC有一个传统文化,每年都有一个女性晚宴,所有参加GUADEC的女性在晚上被邀请参加一个只有女性参与的聚会, 大家一起吃饭聊天喝酒,促进交流,这个传统已经延续了很多年, GNOME.Asia Summit每年也有类似的交流会, 讨论女性在社区的参与和贡献。而且有一点特别贴心,在GUADEC这种国际性大会上,我们还设置母婴室。CSDN:作为女性,您认为应该如何去平衡家庭与工作?这是很多人头疼的一个问题。陈阳:如果你的家人能理解你的工作,那么平衡起来就会容易一些。Ada Li(CSDN社区总监)曾在几年前参加周末的一个开源社区的活动,当时她带着自己的老公和孩子。Ada说,她孩子现在开始懂事了,希望带她来参加类似的活动,提高她的社交能力以及对于开源社区的一些认识,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你的生活和工作其实不冲突的,你可以让你的家人也参与到你的事业中来。成长中的GNOME.AsiaCSDN:据我所知您们现在在北京、台北、胡志明、班家罗尔、香港及首尔都已经举办过GNOME.Asia,您们进行会议选址的时候,有什么特殊要求?陈阳:总体来看,我们选址一定会选在有高校学生比较多的地方,最好是在大学里边,高校的环境,更适合GNOME的理念,学生多是一个因素,其次学校也更支持这类活动,一方面我们能为他们带来声誉,另一方面它们也帮助了GNOME的顺利举办。比如我们2008年在北航,2009年在越南胡志明一个高校,2010年在台湾的中央研究院,2011年到2013年也分别是在印度、香港和韩国的高校所举办。CSDN:为什么这么重视学生?陈阳:在某一个时刻,学生一定是大多数。学生是一个成长和变化非常快的群体,比如6年之间一个学生可能完成了从高中到大学再到工作这个阶段的跨越,所以学生的变化非常的大。正是因为他们有这些变化,才会为整个社区带来一些新的活力和新鲜的血液。不过开源社区里有核心用户、核心开发者,有爱好者、使用者。不过总体而言,从2008年到现在,我们的核心成员,大部分都是企业的从业人员,比如企业的开发者等等。CSDN:目前亚洲哪些国家参与开源活动比较积极?陈阳:整个自由软件在亚洲还处于一种萌芽的状态,不像欧美,已经有一大批非常成熟的开发者、核心用户,以及企业的赞助。在亚洲的某些国家,我们现在还是在做一些很基本的推广工作。相对来说,中国大陆、印度,台湾,香港,韩国和越南参与比较多,日本较少,他们有自己独特的文化,日本社区参会的人会穿西装,在欧美的一些会上也很少碰到日本参与者,他们更严谨一些。CSDN:GNOME基金会成员在亚洲现在一共有多少人?陈阳:现在越来越多了。实际上在2008年以前,基金会的成员在亚洲屈指可数,个位数,现在我已经增加到几十个了,每年都在增加。开源社区是一个自下而上的透明社区CSDN:您曾经被选举为2010-2011年GNOME基金会的董事, 作为董事会唯一的亚洲人,您负责什么工作? 陈阳:主要负责有几块,第一是负责GNOME.Asia的在亚洲国家的发展。因为GNOME.Asia不仅仅是一个会议,也是一个平台,所以我们会基于这个会议、延伸去做许多事情,比如建立GNOME 用户组,在整个地区做一些像Release Party这样的活动,也就是基于GNOME.Asia这个平台,把GNOME推广到整个亚洲各个国家。其次,我还负责整个GNOME基金会的财务的计划,以及安排、报表等。第三,我负责GNOME在亚洲对演讲者的差旅费的预算,赞助和安排。 CSDN:在开展这些工作的过程当中,您有最大的体会是什么?陈阳:民主。以董事会选举为例,每个人都有机会参与选举,你把自己的简历发上去,附上你对GNOME基金会以后发展方向的看法,你要做什么贡献,要做什么事情,会有很多的人过来跟你提问,让你回答非常尖锐的问题。作为投票人,只要你是GNOME Foundation的成员,就有投票权,大家每人一票。另外,我从 2010年到2011年,作为董事之一为基金会服务一年,这是一种完全自愿的工作。整整一年的工作中,对我的刺激非常大,学到了很多东西,真正深入了解一个开源基金会的运作情况。它是一种自下向上的透明过程,整个GNOME基金会从选举到财务都非常公开。你会看见GNOME基金会捐款的来源和去向,它每一笔钱是怎么花出去的?花到那个地方?都会有非常详细的记录。甚至连GNOME基金会执行总监的薪水也是公开的,奖金也是由七大董事一起讨论决定的。整个社区的思想是自底向上的,没有人分配给你做什么事,而是你自己有个想法,想要去实现。然后在基金会和社区中表示需要各种资源和支持。这种模式充满了生机和活力。但亚洲国家这方面的意识会差一些,大家都在等待被分配任务,希望有领袖带领着大家往某个方向走。有句中国的成语其实很好地描述了自底向上的模式: 无为而治。

本文为CSDN原创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market#csdn.net(#换成@)

旗袍美女

美女裸体图片

美女裸体照片

名言名句

相关阅读